磨基山

编辑:升学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30 00:16:21
编辑 锁定
宜昌市中心城区长江以南,沿江边排开大小六座山峰,起伏延绵2.5公里,主峰磨基山海拔217米,高出一江之隔的滨江公园162米。伫立江北远望,磨基山一峰独高,众峰列随,如一巨大的山水盆景立于江畔。站在磨基山上,向北可鸟瞰美丽的“水电之都”宜昌城,向东可远眺千帆竞发的长江和夷陵长江大桥,向西可展望雄伟的葛洲坝及三峡山峦,向南可浏览起伏的城郊风光。
中文名称
磨基山
地理位置
宜昌市
海    拔
217米
长    度
2.5公里

磨基山简介

编辑
磨基山是“古夷陵八景”之一,临江绝壁,有山有水,层峦叠嶂,地势高昂,远畅,北边的
在水一方 在水一方
长江,南边的五龙河,两大河流将磨基山包围其中,水光山色,相得益彰。
如今在磨基山已建立了磨基山森林公园,为宜昌城区面积最大的公园,东起夷陵长江大桥,西至市12中,北临长江,南以江南大道为界,占地121公顷(1821亩),规划面积300公顷、4500余亩,园内由磨基山和笔架山两座主山峰组成,其中大小六座山峰沿江成一字形排列,山水相依,形成良好的山水骨架和气势。
磨基山森林公园由植物保护移栽、人文景观建造、基础配套设施等组成,包括现有森林保
相看两不厌 相看两不厌
护、观赏植物移栽及建造古典山居式文人园、休闲娱乐园、空中观景台和临江步行长廊等。磨基山森林公园林茂草丰,生长有20余科300余种植物,柑橘、柏木、樟树、桂花、广玉兰、栎树等是其主要树种,森林覆盖率达到90%,形成秀美的森林景观,有宜昌“绿色城标”之称。
磨基山森林公园最低处海拔43米,主峰磨基山217米,是鸟瞰宜昌全城的最佳观景点。因而,磨基山森林公园具有宜昌城区其他公园所不能比拟的集休闲、健身、观景为一体的最佳资源。[1] 

磨基山景色

编辑
磨基山,位于宜昌城区江南,突兀而起,可谓家喻户晓。城里人玩磨基山不叫“爬”,而叫“登”,以此来显示此山的不同别样,雄伟挺拔。
磨基山个性张扬,群峰逶迤,青峦叠嶂。站在磨基山
磨基山采风
磨基山采风 (4张)
颠,脚踏长江波涛,遥望江南春色,鸟瞰全城美景,备感心旷神怡。
磨基山乃宜昌名山。早在东晋时期,这里便是葛洪炼丹、郭璞结庐、袁崧揽胜之处,曾被称为葛道山和郭道山。因其外形如古埃及的金字塔,又曰金山。更因为此山顶如金磨,宽旷平坦,利于游人观光揽胜,故名“磨基山”。20世纪40年代,宜昌被日寇侵占,后被国民党盘踞,磨基山作为制高点,曾被大造防御工事,山上的林木生长无几,成为秃山。解放后,政府对山林进行保护,当地农民也垦山种橘,加上大规模开展造林绿化,进行封山育林,因此,生态环境面貌大为改观,现生长有各类植物20余科300余种,森林覆盖率达到90%,与滨江公园、发展大道齐名为宜昌城区三条绿色长廊。
磨基山临江处幽,随着城市的发展,如绿岛一座,被夷陵长江大桥、江南大道等现代化的桥梁、道路、建筑所围,建公园、供休闲便众望所归。上世纪90年代中期,磨基山修有亭阁、“太空球”等设施,除为游人开放外,更为江南增添一道风景。世纪之初,磨基山正式成立森林公园管理处,免费向公众开放,使数以万计的城市离退休人员和市民有了自己登山健身的乐园。
磨基山的夜色很美。月光下的山体朦胧、静谧;华灯绽放时,山顶处电视转播塔的灯光如城标导航,美妙动人,和谐于江水城市之中;山脚下40余家农家山庄的千余盏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把欢乐、吉祥尽收其间,不夜城的宜昌,不夜的磨基山。[2-3] 

磨基山历史传说

编辑
湖广通志》记载,曾因晋代郭璞在“磨基山”结庐而得名“郭道山”。而在此前不知何时“磨基山”已被称为“孤山”。这是“磨基山”最早的人文称谓,并一直延续至明代,据说是因孤峰临江而得名。
相传晋代葛洪曾在夷陵孤山炼丹。旧志记载:孤山改称“葛道山”,是因相传葛洪在此炼丹之缘而得名的。这些都是“磨基山”有文字可考的称谓。与葛洪、郭璞同时代的,还有袁崧,他曾经从孤山斜坡登上山岭,“岭容十许人,四面望诸山,略尽其势。”“俯临大江,如萦带焉,视舟如凫雁矣。”
不知何时又流行一种传说,说是在孤山的山底,深埋着一副仙人留下来的金磨子,于是“磨基山”由此得名,当然也有称“磨子山”的,但要数“磨基山”称谓流传更广更久,一直流传至今。也有不少宜昌市市民称“磨基山”为“磨矶山”或“磨叽山”的。“磨矶山”自然指山形似磨,山脚临江,“磨叽山”则是“磨矶山”的谐音。
  进入清代,尤其是随着开埠,市区便开始大规模向古城外拓展,形成了以解放路、二马路一带为标志的近代城市景观。1930年12月夷陵古城被拆除,市中心区连成一体,发展至今。此间,来宜外国人逐年增多,他们一见隔江相望的“磨基山”,就仿佛看到埃及的金字塔,有人便称之为“金山”。20世纪初来宜的美
百年记忆
百年记忆 (2张)
国人盖洛,就曾说过宜昌对岸那金字塔似的大山,十分壮观,使人印象深刻,他还讲了一段有关“磨基山”的传说。到上世纪30年代,《中华现代新地图》中的《宜昌市街图》干脆就将“磨基山”称为“金字塔”。
  “磨基山”见证宜昌历史,宜昌历史为“磨基山”注入人文内涵。自“晋代三贤”后,磨基山便成为夷陵古城的胜迹。历代的文人墨客争相攀援登顶,吟诗作文,仅《宜昌府志》上记载的诗篇就有11首。这些诗篇的作者在领略孤山风光之余,触景生情,怀念故人,感叹人生,使孤山的人世情缘传承延伸,文化积淀增厚添彩,成为宜昌历史文化的重要宝藏。

磨基山重阳登高首选地

编辑
九月初九,是山青云淡的时节,此时登高远眺,使人心旷神怡,有益于身心健康。明代宜昌文人雷思霈有一年重阳登高并宿住东山寺,对夷陵(宜昌)八大景之一的“东山图画”有感而发:“九日东山寺,无花却有歌”,“日日歌声巧,时时山色新”,在东山寺览胜楼凭栏远眺,“才登高阁望,便觉大江环”,“雨来迷峡口,江去锁荆门”,把长江沿宜昌东流的滂湃气势作了意境刻画。又有明代曾任云南鹤庆州知州的宜昌人何璋回归故里后,重阳节登葛道山观景,发出不少感慨。磨基山原名葛道山,乃宜昌名山,早在晋代时期,此山便有葛洪炼丹、郭璞结庐、袁崧览胜之典故而闻名遐迩。清代本地有位自称“衰鬓”的老人郭相业重阳日登葛道山后作诗云,“人谁言吊古,我不为烧丹”,感到“袁崧登眺后,此路颇荒寒”,但老先生此刻仍有“秋心饱翠峦”的宽广胸襟[2] 
重阳登高是中老年人的一项集体活动,这又与咏诗作赋往往联系在一起。民国时期,宜昌城里颇有声望的学者王步点,联络有一帮老学究,开展诗词创作活动。他女婿周楚江在桃花岭上建有一桃园,除种植水蜜桃外,还种有各种菊花。每当九九重阳节来临,菊花五彩缤纷,争奇斗艳,王老先生邀约十数耆老们来此登高赏菊,开展诗咏会。
当年宜昌城里还有一民间文学组织“瀼溪诗社”,1925年重阳这天,到东山刚落成的忠园昭忠祠里举办重阳登高诗咏会。首先有宜昌县知事罗良经咏道:“太岁在乙丑,良辰九月九,宴集昭忠祠,瀼溪诗社友……拟作表忠记,敬献黄花酒”。接着有诗友关澄咏道:“看花应下忠园泪,信口吟成瀼社诗,回忆亲朋满天地,茱萸堪插莫迟迟”。还有诗友陈汝昌咏道:“又届茱萸节,登高载酒时,天风吹落帽,秋雨助吟诗,稻熟蟹肥早,峰遥雁下迟,相邀为幽兴,共赏菊花期”。这次登高诗咏活动相当成功。
九九重阳,因“九九”与“久久”同音,九在数字中是最大数,有长久长寿之意。1988年,我国将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赋予新的含义,定为老人节,成为尊老、敬老的节日,各地包括宜昌在内要组织老年人开展登山秋游、交流感情、锻炼身体的活动。
至此,磨基山就成为宜昌城区中老年市民平时登山健体的好去处和九九重阳登高的首选地。这是因为磨基山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又有金字塔式峻秀山体,加之新世纪初夷陵长江大桥建成,天堑变通途,到磨基山更为方便。[4] 

磨基山相关美文

编辑
雾中登磨基山
作者 云泊星汉
磨基山,形似磨架,位于西陵峡口长江之南,乃夷陵城之屏障。传说阎罗王外巡看中一磨盘,随携其回鬼城丰都,过西陵峡口时不慎将磨架跌落于此,即刻化而为山,故因此而名之。
由于中间隔着滚滚长江,轮渡往返麻烦,我与磨基山相对而居十年却从未去过,成了地道的咫尺天涯。夷陵长江大桥建成后,南北畅通无阻,磨基山成了城里人休闲锻炼的好所在。昨日下午,终携小儿登上了对视已久的磨基山。
春日雾浓,虽已是下午雾仍然没有消散的迹象。我们跨上夷陵长江大桥向对岸云遮雾绕的磨
天堑飞虹 天堑飞虹
基山走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大桥南端,拾级而上约十分钟便到了右峰山顶,右峰很象一道土台,顶平直窄长。上山石阶似是新砌成,沿山梁伸展到主峰。右峰夹道有葱栊的柑橘林,若春夏之交登临斯处定有馥郁的花香伴行。从右峰下行至磨基主峰山脚,再沿林中石阶上行,约二十分钟便可达主峰山顶。
从山脚到主峰的石阶较陡峭,半腰建有一凉亭以供行人歇歇脚。儿子一路欢叫着把我远远地甩在后面,蹦蹦跳跳地直向山上冲。他不时地回过头来催我快点,想不到小小年纪的他倒会爬山。路在林中延伸,早春的树木似醒未醒地伸着懒腰,叶芽儿躲在厚厚的萼片中不敢睁开眼睛。只有零星的几棵不成型的野花椒树伴着一两丛灌木,生出红红的诱人嫩芽,向行人报告春已珊珊来临。
没费多大劲我们就来到了山顶,儿子说我们在这儿多站会儿,看看美景。小孩子家知道欣赏自然了,我冲他欣然地笑了笑。
磨基山与宜昌城隔江相望,象是濒城而建的一座高台,它不高足以俯瞰全城,不远与城仅一水相距,肉眼足以视清。似是上天赐予的一道天然观景台,站在它上面眺望宜昌城,一切可尽收眼底。
在磨基山梁上俯瞰,觉得城非常近,好象挥吐之间就可以触摸到它。因浓雾笼罩,看不到清晰的街景,只隐隐绰绰地见到国际大酒店、供销大楼、钟塔等少数几幢高楼,其它都被雾紧紧地拢在怀中了。城郭身影欲隐微现,让人生出无限迷蒙情愫来。
凭山俯瞰长江,咫尺水近在脚下,春风盈面心清神爽。浓雾中不见城中景,但闻市声喧嚣。顺阶一级级攀登,江水也一路迤逦相伴,象娴雅的少女肩上披着的绿缎轻纱,在微风中盈盈飘动,紧紧扣住行人的眼睛。江中船舶汽笛声脆,往来穿梭将清清的江水划出几道波痕。那碧玉般静静流淌的江水,在徐风的鼓捣下清波微绉,浓浓的雾障没能包裹住春水温润的波光。水是那样绿,绿得沁心澈腑,春来江水绿如蓝,好一川诱人的绿玻璃!真想掬起一捧水来,让它的温润传遍全身,可惜远了点够不着。若能乘上一叶小舟,在暖暖的波光里驭风舞棹,岂不悠哉兮乐哉!
正驭思畅游,忽觉天色沉暗,抬头一望,原来没有神采的火球已滑入山脊消失了,天晚了该下山了。儿子玩兴未尽,直叮嘱过几天再带他来。一定会再来,等春雨润透大地,于无雾中登临俯眺,去领略另一番景象。[5] 
七律《磨基山》
文/s77
北地倾心少入眠,
  孤峰渡影碧涛间。
峡口明珠 峡口明珠

  连营火海江风热,
  用命石牌寇胆寒。
  西水棹歌双坝起,
  东山画景百劫还。
  烟收五陇还侵梦,
  峡口明珠耀九天。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景点 地形地貌